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注册忘记密码

徐州论坛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1|回复: 14

[书画文学] 小说 《爱的温暖》

[复制链接]

1

主题

1

帖子

2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8
发表于 2019-9-14 07:06: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爱的温暖
    一个灰姑娘的故事
昊哥因她的工作特殊原因有空经常玩一下一个游戏。她与魏平就是因同玩这款游戏而在网上结识的。虽然昊哥只是三不知的玩一下,但昊哥玩游戏的水平却比魏平高出许多。魏平后来遇到玩不转的时候便向昊哥请教。每次昊哥都会在网上耐心的给予魏平指导。久而久之昊哥的随和让魏平的请教越来越大胆,不再仅限于游戏,连好多生活方面的问题,甚至社会问题魏平也毫无顾忌的向昊哥求教。昊哥从没厌烦,他的每个问题都能得到昊哥给予的详细解答。昊哥也没因魏平问题的浅显幼稚而显露出持才傲物居高临下的优越感。有时昊哥还在回答中穿插一两句非常低调自黑的诙谐幽默。一点也不像现实中魏平见到过的有些人依仗头脑里有点东西在他面前耀武扬威而给他的轻蔑。魏平对网线那一头他一无所知的昊哥不仅产生了好感,还产生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依赖,他的心中昊哥俨然是他宽厚温和的兄长,知识渊博淳淳教诲的师长。魏平一想到他竟然能遇到拥有昊哥这样一个朋友,魏平心里就会油然而生一股自豪。他渴望昊哥走出网络,来的他身边,与他成为现实到朋友。终于有一天魏平再也无法按耐下心中对昊哥的想象,给昊哥发去请求,要昊哥的手机号码。说他要请老师吃饭,拜见老师,感谢老师。想与老师成为现实中的好朋友。昊哥回了一句,谢谢,不用。没再搭理这个问题。网络上再熟络,现实中还是陌生人。顺手帮一下人,不值得别人刻意感谢。能帮别人一点就帮一点,能帮人也是自己价值的体现。她一路走到今天也得到过别人到帮助。魏平给她的感觉待人真诚友善,而且好像毫无城府直白简单,完全就是个单纯的孩子。昊哥愿意帮助这个心地善良纯洁到好孩子。但魏平再单纯昊哥也不愿走出网络,在现实中来往。虚幻的网上玩到现实的网下,那是脑袋有毛病的人玩的游戏。魏平不死心,死缠烂打一遍又一遍恳求,“你不给我,我就亲自过来找你。我看你怎么办?”昊哥被他的幼稚逗笑了,“你怎么亲自找我,难道你还能顺着网线爬过来不成?”以一个师长的真心劝诫魏平,“就是玩个游戏而已,用不着太认真。小孩子,还是应以学习为重,不能把所有时光都消耗在游戏上,今后人生的路还长得很。”魏平却回她,“我根本就不是小孩子,我早已大学毕业了,我如今三十七八,早已不用学习了。”昊哥自信的一笑,不可置否。你当我跟你一样是个小屁孩,一骗就被骗住了。小屁孩装成熟。成熟是装得出来的吗?成熟是需要阅历与沉淀的。最多也就是个十七八岁单纯的阳光小男孩。一个三十七八的成熟男人怎么会连一些基本常识都匮乏到可怜?再说一个三十七八的男人怎么可能成天在网上玩游戏,难道他不工作挣钱吗?就算他不养他爹妈,起码他自己的老婆孩子他得养吧!“绝对是个小男孩。”昊哥不由自主说出了声。
“一眨眼,饭厅里看不到你到人了?跟谁聊什么聊得这上劲?”卿姐端着饭碗笑着打趣。
也许是昊哥与魏平聊得太专注了,她竟没发觉卿姐什么时候站在她背后。
“卿姐,哦,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总是在网上请教我的那个小男孩,他竟然骗我说他三十七八了。还说要请吃饭,要我的电话号码。”
“既然你把他当个小孩子,给他个电话号码见见又何?做人也用不着过于谨慎。虽然我们做出游戏希望更多的人玩,但我们还是不愿让一个小孩子太沉迷其中,还是你认为的好孩子,你当面规劝规劝他也好。何况你本来就是这样做人的。”昊哥望着卿姐一笑,“那是的。”旋即把手机号码发了过去。昊哥的手机当即响起来。
“看来对方已经迫不及待了。我去做事了。”卿姐走了。
昊哥拿起手机接听。“昊哥,你好!我是魏平。”明显能听出魏平的激动。昊哥笑着摇摇头,到底还是孩子。一点都沉不住气。“哦,魏平,你好。我是昊哥。”
“什么?你是昊哥?你骗我,你绝对不是昊哥。昊哥是男的,你一个女的,怎么会是昊哥!”
“我是昊哥呀,千真万确我是昊哥。我原本就是女的呀。我什么时候给你说了我是男的了。”昊哥自己笑了,是的她从没说过自己是男的,但她也确实从没说过自己是女的呀。
“那,那你为什么要叫昊哥?那你不是骗人?你,你多大年纪?”
真是个孩子呀!我这能算骗人吗?只要自己不忌讳,网名叫猪叫狗都可以。好像还生气了。“不管多大,反正比你大,是你的老大姐。说想请老大姐,请老师吃什么?”
“如果你百分之百是真昊哥,那你现在说想吃什么想在什么地方吃,我就在什么地方请你吃什么。你说,我马上开车去接你。”
“那,我想想,想好了,明天告诉你。”昊哥一听对方说马上接,反而迟疑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7

帖子

26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62
发表于 2019-9-14 07:54:59 | 显示全部楼层
昊哥提前下楼到小区大门口。她不想带魏平进她的住处,与她合租的公司里另两个女孩子此时此刻都在家。静静的等待着,无聊的昊哥情不自禁在脑海中想象,魏平他是个什么样的男孩子?想象不出来。想什么想,马上就见到了,不就知道了吗。昊哥自个笑了。
一辆大奔从昊哥的面前开进小区大门。一会昊哥的手机响起来,“土豆土豆,我是西红柿,我已经进了小区,你是几栋几单元几楼?”
昊哥笑弯了腰,好不容易才止住了笑回答。“我是土豆,我在小区的大门口等着你在。你什么时候到的,我怎么没看到有小男孩进门。”
“啊!你在大门口?哦,我知道了。你原地站着不动,我马上出现在你面前。”
昊哥四处张望,他什么时候进得小区?我怎么没发现。一辆从小区开出的大奔车紧贴着昊哥的面前停下,“怎么贴着别人停车?”昊哥赶紧后退了几步。车门开了,车上下来一个男的,不是男孩,是个男人。他拿着手机在耳边,眼睛却看着昊哥。昊哥的手机响起来。“我是西红柿,魏平。”昊哥的耳朵同步接受到来自手机里和现实的两个声音。昊哥望着已经到她眼前的男人惊诧而不相信,“你?你是魏平?”
“我是魏平。你是昊哥?!”魏平眼睛圆瞪。
昊哥看看魏平身后的大奔,再看魏平,我的个天哪!难道这个魏平是个富二代?怪不得随便出手就是三万。我竟然遇到了一个富二代!一个美好的童话故事。昊哥心里爽朗的笑了。谁信?谁信?那只有拿屁股当脑袋用的人才会信。昊哥的眼睛直盯着魏平不转弯,脑袋更转不过弯来,太不可思议了。明明是个小男孩阿,他,他怎么就变成了个大男人?他,他不是魏平,是个骗子?
“你真是昊哥?”魏平质疑的凝望着昊哥加重语气又问道。
“我道百分百是真昊哥。如假包换。可我质疑你是不是真魏平。”昊哥半开玩笑半认真。
“我还真是傻,竟被你骗得团团转。还以为你是个多大多大的大姐姐。原来是个小女孩。”魏平说着拍着自己的脑袋,他实在没想到自己心中敬佩无比的老师竟然是个比自己年龄小得多的小女孩。魏平羞愧而腼腆的低下头,重重的叹了口气。
昊哥打量魏平,他说的三十七八却一点也看不出,全身上下紧簇干净利落,没有丝毫多余的肉多余的脂肪。特别是他的眼神洁净纯真,别说我感觉错了,还真是一个好像从没进入的孩子的眼神。但无论他的眼神多干净,细细观察还是能看出他是个大男人了。昊哥又仔细的上下打量了魏平一遍,从上到下,全身名牌,而且是高档名牌。没吃过肉,还没见过猪走路。如今社会是一个以财富论成败的社会。有钱者光荣英雄,无钱者*丝狗熊。谁不想做个让众人仰慕的光荣英雄,谁也不想当让人鄙夷的*丝狗熊。于是整个社会躁动,无论是网上,还是现实人人争先恐后想尽一切办法炫富。昊哥无需真的去实践接触,也知晓掌握许多的各方面的名牌知识。昊哥又想笑,假冒伪劣富二代,包装得还蛮逼真。如今真是个骗子横行的世道。不过我一穷二白,什么值得一骗的东西也没有。昊哥面上风轻云淡,然而心却在暗暗咂摸魏平,她有种感觉,这个魏平眼神从没被人间烟火熏染过,从没被人间苦难不堪侵袭过,就如清晨初生的太阳光芒,明亮而柔和。这种眼睛只有在巨大的财富的呵护中长大的人才可能有。昊哥非常理性的相信自己的眼力及判断。莫说,这个魏平,还可能真是个富二代。
魏平目不转睛直白的鉴赏和品味着昊哥。他,他没有形容词来形容她,他就是觉得看着她好舒服好喜欢好美,这感觉让他怦然心动。
昊哥还从没被一个男人用男人看女人的目光这样专注的注视过,从小长大为了能够生存下来,昊哥只能把自己女性的性别抛得远远的不管不顾,像个男孩子一样坚硬拼搏,以至于昊哥身边的男人们也一直似乎忘记了昊哥其实是个女孩子。习惯把她当作男孩子一样对待。昊哥非常不习惯,竟然前所未有的脸上渲染一片娇羞的红晕,可昊哥的心又感觉到陶醉其中的醺醺然。昊哥想让自己淡定,避开了魏平的眼睛,反正我又不是美女,你想看就由你去看吧!可面对这她从没经历过的眼神昊哥又淡定不起来,昊哥按耐不住斜挑起眼光偷偷去感受。魏平的眼神中渐渐由敬服转变到欣赏,又由欣赏转变到暧昧的爱慕。不能再让他看下去了,“你不是说请我吃饭的吗?”
霎那间魏平醒悟,非常大男人的爽快。“对,对。”抬起一边的胳膊揽住昊哥的肩膀,另一个胳膊伸去开车门,“上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5

帖子

13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30
发表于 2019-9-14 08:3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昊哥一夜辗转反侧睡不着。对于今天的经历,她就是一脑袋的不真实感,明明睡不着觉,却恍如梦乡。越剧红楼梦里,贾宝玉唱的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她,她,天上竟给她掉下了个富二代,太出乎意料了,而去还是个暖男。最让她难以平静的是,她明显感觉到这个富二代暖男似乎对她有好感。说实话,昊哥还从没想过谈恋爱这茬事,更没想过要依靠一个男人,跟一个男人结婚来换取生存的安全。她认为人还应该自己拼搏,不能成为别人或社会的累赘。不能指望依靠别的,包括男人。可,面对她这种几乎可以说是社会最下层的人根本不可能想象突然而降的鸿运,她有点把持不住自己的心了,她的心动荡纠结,到底该怎么对待这个天大的机遇?应该赶快尽最大力气去抓住这个魏平!昊哥摇头,这不是她做人的品行。何况人贵有自知之明,就她凭什么能把一个富二代抓住?富二代不都是些花花公子吗?他们就算一时喜欢你,也是不打心里过的一时之欢,结局绝对是一场空。魏平于她就是一道悬在天边的彩虹,看得见,却抓不住。放弃魏平,别做根本就不可能的美梦,回到现实中,实实在在的努自己的力,奋自己的斗,过自己普普通通的生活。可是,魏平偏偏又倔强的霸据她的脑海。魏平今天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的温暖在她脑海里霸屏,还有那一桌美食,诱惑,诱惑,面对着巨大的诱惑,昊哥完全无力抗拒。她连连摇头,不忍放弃!不想放弃!昊哥纠结来纠结去,明天去找卿姐。
卿姐是他们这个行业的佼佼者,已经做到了公司的管理层。卿姐是昊哥仰望的榜样。昊哥当初一进公司,卿姐就对她格外关照。还引起公司好多同事的嫉妒,挖苦昊哥,抱上了卿姐的大腿。卿姐公然给昊哥撑腰壮胆放话,“我就是要给大腿她抱,你们看着,以后只要她昊哥遇到为难之处,我不仅包管,我还包管到底。”后来昊哥问过卿姐,为什么要对她这好?卿姐说看到只默默的拼命努力付出,而不斤斤计较得失的昊哥就像看到了当年的自己。卿姐说我们都是来自社会的最底层,大家都太不易了,所以更要相互帮助。卿姐说她最看不得那些叫花子过不得讨米,明明都是可怜人,还总是背后相互拆台的行径。卿姐给予昊哥各方面的关照和指教,使昊哥在一批新手中很快崭露头角脱颖而出。昊哥自然而然与卿姐愈加亲近。起初,昊哥曾以为卿姐跟她一样来自贫穷偏远到大山深处。后来才得知其实卿姐跟她天差地别,卿姐的父母是大城市的,虽说是普通企业工人,但他们起码都有一份能养活他们自己的养老金。背负着沉重包袱的昊哥那能与之相比。
几点跟卿姐打电话合适?打早了,吵卿姐休息。打晚了,怕卿姐已做了安排。昊哥正在纠结,她的手机响起来,卿姐的电话!昊哥喜出望外,卿姐竟然约她一起去逛街,还说请她吃饭。知我者卿姐,卿姐真我亲姐!“好,好,什么地方见面,我马上就到。”
席间,昊哥把她昨天与魏平见面的情况,她对魏平对感觉,她的心动,敞开心扉一五一十全部告诉了卿姐。
卿姐其实就是关心着昊哥与魏平的事情,想问问昊哥究竟见了面没有。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男孩?卿姐第六感,魏平不是个普通的男孩。卿姐专注的安安静静聆听,直到昊哥觉得她该说的全都说完了。卿姐沉思一会,什么意见也没发表,却说,“走,今天咱们不逛了,姐今天带你到姐家去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

帖子

6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1
发表于 2019-9-14 08:52:13 | 显示全部楼层
昊哥跟着卿姐到了卿姐家。原来卿姐的丈夫竟然比卿姐大将近三十岁,不仅有过婚史,还有两个孩子,只不过他拥有一家大公司。
卿姐的丈夫对昊哥也非常热情,晚上开车带昊哥和卿姐一起出去吃带饭。昊哥接连吃了两顿豪筵,终于具体的品味了一下有钱人具体的生活。
卿姐的丈夫说开车送昊哥回家,卿姐说不用,她还要和昊哥一起逛逛。卿姐的丈夫自己开车走了。卿姐说我们找个咖啡店坐坐,“明白我能走到今天这个样子的秘密了吧?嫁给他后,再也不用为生存衣食担忧。一个公司干得不顺心,我才有底气说放弃就放弃,大胆的跳槽,寻找最适合我发展的公司。而且因为别人知道他,也不好慢待我,也就多给了我更多的机会。我才有了今天的状况。更重要的是手上有钱了,我觉得自己那方面不足,需要充电学习,我就去报那方面的班学习充电,不管多贵都不怕,所以我才会能力越来越强。假如没有他这个梯子,全靠我自己,那我今天顶多也只会跟我们公司的一些老员工一样,工资比你们多几个钱而已。”
“哦!”昊哥凝目注视卿姐点头。
“根据你讲的情况,我敢百分之百断定这个魏平是个货真价实的富二代。上帝能给像我们这样来自社会最下层的女孩一个富豪的机遇,简直比上帝叫你给雷劈中的机率还要小。所以这个魏平,你一定要抓住,紧紧抓住。不是姐教你学坏拜金,而是这个社会本就是个拜金的社会,你看现在对成功的衡量标准,对社会等级对划分就剩金钱这一个标准了。所以要想越上这个社会上层,我们就得有钱。可社会阶层早已基本固化,像我们这些最底层的人妄想就凭我们的一点点微薄之力发财翻跃一个阶层,那不亚于痴人说梦。就靠我们自己就是拼死了,也不过是薪水多拿了一点打工仔,说白了还是社会的最下层。所以有机遇给我们借力,我们就要毫不犹豫的立马抓住。姐看过一个叫董竹君的传奇女人的故事。起先她是个妓女,当然肯定是非常漂亮也非常聪明的。第一步,她利用自己的漂亮把自己嫁给了一个督军,成了个督军夫人。第二步跟督军离婚后,又借助别人支助的两千大洋开酒店。第三步又借助杜月笙的帮助扩大她的生意。再把她吹得天花乱坠,说白了其实还是一个女人借助男人做阶梯成功登天得故事。只不过她确实非常聪明果断的抓住了机遇。成功了就成了大家口中的传奇,就会得到全社会的赞誉。”
“卿姐,我又不是真的爱上了别人,只是想别人的钱财,是不是太不道德了?社会上会不会谴责我们?”
“凭什么谴责我们?又不是我们要拜金,整个社会都在拜金。何况原本是社会对我们不公,想想我们有多努力,可我们又得到了什么回报?这个社会对我们根本就不应该厚非,我们更用不着良心不安。这种机遇,那个遇上都会动心,如果有谁不动心,那一定是在装腔作势矫情。”
卿姐就是卿姐,有见解有思想有头脑。遇上卿姐,真是自己的福气。昊哥佩服得五体投地仰望卿姐,突然冒昧的问到,“姐,姐夫这有钱,对你又好。你应说已经进入上层了。那你还为什么还这拼命苦干?你完全可以坐在家里悠哉悠哉享福了。”
卿姐叹了口气,“对于这样的机遇,我们只能把它当作阶梯,不能当作靠山。我们抓住这样的机遇只是借助,不能依赖。要想有个完美的人生,再好的机遇还是得我们自己拼自己搏自己走,真真靠得住的还是自己。”
昊哥点点头,“嗯。”昊哥停顿了一下,“可我还是觉得心里没底,有点怕。卿姐,你说万一,万一,要是没成怎么办?”
“有什么好怕的?就算假如没成,我们也不会失去什么,我们没东西失去呀?我们本来就是光脚的,老话说的有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看了的那个董竹君有的资本——漂亮聪明,我们跟她一样都有。只要我们努力,我们一定会成功的。当然要想跟她的成功并肩媲美,那也是痴心妄想,但上升一级是一级,怎样也比始终压在最底层的状况要好多了。”
昊哥明白了卿姐的用心,更明白了卿姐所讲的道理,抬起头坚毅的望着卿姐,爽朗的回答,“卿姐,我懂了。我会好好的把握机会,我更会拼命努力的。我们会成功的。”
昊哥跟卿姐道再见分手。卿姐刚转身,突然又转身叫住了昊哥,“过来,关于这个魏平的事,记住不要让身边的任何人知道。”
昊哥一顿,眼眶湿润,她明白卿姐的意思。她用力的点头,“我记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

帖子

6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4
发表于 2019-9-14 09:41:5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吧主支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4

帖子

12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27
发表于 2019-9-14 10:37:01 | 显示全部楼层
蹦跶一通。昊哥自信一笑,咱天生聪明,头脑清晰,思维敏捷,反应快速。一切星期六,昊哥早早起了床。上个星期说好的,魏平今天来接她去郊外骑自行车。昊哥想想不免生出几分紧张,魏平他不会耍什么花样吧?卿姐说的,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他耍什么花样咱也不怕,咱能跑能跳浑身充满力量。昊哥伸胳膊踢腿不在话下。昊哥自黑式的给自己鼓了一通勇气。去洗簌,做该做的事情。手机响起来,魏平已经到了小区大门口。
昊哥站在门口,平抚自己的心情。昊哥突然发觉自己很搞笑,这心态简直如同奔赴刑场。一笑,昊哥的心情轻松了,她步履轻快的下了楼。魏平迎着昊哥欢呼雀跃挥手,“贝贝,贝贝。”
昊哥一愣,旋即脑袋转过来,是魏平给自己起的新名字,还没习惯。昊哥暗自笑了。昊哥一副兴高采烈的表情飞奔到魏平眼前,魏平已经为她拉开了车门站在车门边等候她。
到了郊外自行车道停好了车。魏平下车掀起后备箱搬自行车。昊哥机灵的赶快上前帮忙。她两只手抓住车身,已经准备了吃奶的力气往上抬起,谁知看着粗重的越野车竟然轻飘飘的被她抬起。“啊,这车怎么这轻啊!”昊哥情不自禁的冒出了口。
“这车是用最先进的航空材料碳纤维钢做的,所以特别轻。”魏平告诉昊哥。
“好高级啊,那一定很贵啦。”
“应该算比较贵,十八万。”魏平轻描淡写。
啊!一个自行车要十八万!昊哥顿时目瞪口呆,完全被震慑。想想公司的同事郑重上个月买了辆十四万的北京现代,好像他已经是多有钱多有钱的大富翁,在大家面前都恨不得炫上了天。同事们也真把郑重当成了有钱人。围住郑重的北京现代,一个个羡慕得眼睛盯着那车闪闪发亮。看来真是贫穷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井底之蛙。紧接着昊哥心中发一声长长的叹息,原来财富在人世间竟是这么的不平衡。
“贝贝,这辆是你骑的,是我特地给你买的。你看,折叠的,方便你到处带。”魏平把下面一辆搬出后备箱。
“好漂亮啊!太喜欢了!那以后我就可以经常和你一起来这儿骑行了。”昊哥歪着脑袋甜甜的望着挺拔帅气的魏平。看来他绝对不会是假冒伪劣产品,还真是个货真价实的富二代。昊哥怦然心动,真爱上了这个魏平?旋即昊哥一愣,扪心自问,我动心的是魏平,还是他的巨款?我是不是有点不道德?不,不能这样说。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爱总是需要理由的。无论是爱对方的长相钱财智慧权势,都是爱。魏平,你一个太难遇上的完美极致的婚姻对象。我爱魏平是真的,当然也爱上魏平附带的巨款。卿姐说的,如果有谁不动心,那一定是在装腔作势矫情。
魏平从后座拿出个大包递给昊哥,“你上车把衣服换它。”
“嗯。”昊哥不知要换什么衣服,可她却毫不迟疑答应,立马照办。她上车打开包,是一套骑行服。昊哥换好下车,魏平也已经换上了骑行服,还戴上了头盔。他的手上还掂着一个头盔。魏平上下瞅昊哥。衣服紧绷在身上,身形原形毕露。昊哥还从没这个样子被一个男人盯住过,昊哥脸红耳赤,“你买的衣服好合我的身。”昊哥自我解围。
“你的身材真美!”魏平由衷赞叹。“过来。”
他要干什么?昊哥的心顿时咚咚直跳,但她鼓着胆子向魏平靠拢。魏平拿一个头盔给她戴上,一边调整一边温柔的交代,“安全第一啊,追不上我,就不要追。累了就休息。我会调转头回合你的。”
顿时一股暖流直抵昊哥心田。昊哥的人生第一次享受来自一个男人如此温暖的呵护,她不习惯的感动之极,顿时泪水涌出眼眶,她忙低下头柔顺的说,“嗯,我记着,安全第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0

帖子

23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30
发表于 2019-9-14 11:26:54 | 显示全部楼层
魏平剑一样射了出去。昊哥放开所有束缚,尽情释放全身力气,双腿猛蹬。昊哥从没体验过如此放飞大好心情。她的自行车飞驰一般紧紧追随魏平的车后,越靠得的近,越可以借助魏平的力量。昊哥深知此理。
那天两人骑得尽兴尽情酣畅淋漓。
两人坐在车旁的草地上休息。昊哥气喘吁吁,“魏平,我今天真是领教了,你骑得简直太棒了!绝不亚于专业自行车运动员。为了不至于跟你掉得太远,今天真把我累死了。我还拼命追,你说我傻不傻?”
“你说得也太夸张了。不过我是在专业健身教练得指导下进行训练健身得。”魏平一点也不掩饰自己的得意张扬。
“我怎么夸张了?我明明是实事求是说的话。看看你一身坚实紧凑的肌肉,就知道你有多专业了。说实话,真的佩服。从今后,请你给我当健身老师。我也要跟你一样练得浑身是劲,保证以后能时时紧跟你不掉队。”昊哥一副崇拜得不得了的眼神一眨也不眨的定望着魏平。
魏平在昊哥崇拜的眼光里,不由由衷的得意的哈哈大笑,“你佩服我,我还佩服你尼,看你的身体娇小瘦弱,我还怀疑你营养不良,还担心你路上晕倒,那知你竟然能紧紧跟上我不掉队,真让我吃惊。你这样子已经浑身是劲了。还练什么?再练你就要超越我了。”
你真以为我比你差,我是故意掉在你后面,让你有面子,让你高兴。由着我的性子我早就冲到你的前面去了。你那花架子健身跟我从小就受的苦难磨练比吗。我从几岁还没扁担长的时候就开始了每天上山干活,砍柴,收种在山上的玉米,南瓜,满山挑野菜,一年四季每天背负着比自己体重不知要重多少倍的东西上山下山回到家。而且不管去多远的地方,走多远的路,爬多高的山,都是靠一双脚板,两条腿。长期的磨练,不仅让我练出了一身力气,还让我练出了吃苦耐劳坚韧不拔的意志力。而且从进大学来到这个城市,她的所有交通出行靠的始终是她大学期间买的一辆破二手自行车。可以说她骑自行车穿越过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所以超越你对我来说,小菜一碟。昊哥真诚认真的回答魏平,“我怎么会超越你尼?我就是去专业车队训练,也不可能超越你啊。你的体能,你的技术都太棒了。”昊哥心机满满偷窥魏平。魏平脸上此刻醺醺然幸福的表情真像个孩子。魏平的单纯简单也太可爱了。昊哥心头柔柔一动,在金钱上他对于我是那么的慷慨豪爽,可我就一个小小的夸赞,他竟然飘飘然高兴成这个样子?昊哥是个极懂得感恩的人,对于一切给予她过伸手帮助的人,她都想回报别人。昊哥看着魏平,我又能回报他什么?我一无所有。昊哥回想与魏平在网上的交往,回想她与魏平仅仅两次短暂的相处,陷入深思,他,他需要什么?魏平经常流露出的胆怯迟疑的目光,显露出来的不自信。每次给他的一点小小的夸赞肯定,他都高兴都像个孩子。难道他真的需要这样一文钱都不值的东西?昊哥有点质疑自己,也许他还真的缺少这样一文钱都不值的东西。是的,值钱的东西,我没有,他也绝对不会缺。那我就拿这个我唯一拿得出的一文钱都不值的东西回报他!昊哥笑靥如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5

帖子

10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00
发表于 2019-9-14 12:23:20 | 显示全部楼层
下午回到市区,魏平把车直接开到一酒店。吃过饭,魏平又带着昊哥去逛了一下街。魏平要进品牌店,昊哥不进。昊哥看到一家超市,她说她进去买店日常必需品。魏平跟着进去。昊哥看什么,魏平就往购物车里放什么。购物车立马堆来起来。昊哥不敢看了。魏平自作主张又拿了好多的零食饮料。“魏平,不能再拿了,再拿我回不了家了。”“有我送你回去,你怕什么吗。”
魏平把昊哥送到小区门口。新买的自行车搬下车,把新买的东西以及他带去没吃完的全装进一个大包里,挂在自行车上。“车拿去,平时可以用。不好拿吧?干脆我送你进去,好不好?”魏平推起了自行车。
昊哥一把抓住自行车龙头,嘟起嘴,“你今天也够辛苦了,人家不想让你再辛苦了吗。早点回去休息,恢复体力。相信我没问题。”昊哥不让魏平进入室友们的视线,卿姐的交待。可昊哥更不想让魏平不愉快,她只得表演她好不擅长的撒娇卖乖。
“那,下个星期我还是同样时间来接你。你不能爽约啊!”魏平眼神痴痴的望着昊哥,心中的依恋不舍溢于言表。
昊哥满眼柔情深深注视魏平,乖顺暖语,“嗯。我等你。”
魏平终于上车,昊哥一直伫立不动朝着车窗内的魏平挥手致意。实际上昊哥根本看不见车窗内的魏平,她只能看见大奔。她挥手致意目送只能是大奔,不可能是魏平。大奔远去不见踪影,昊哥还怔怔的呆着一动也没动。运气来的太突然了,昊哥冷静了再冷静还是心潮激荡。魏平!看来是个货真价实的富二代。上帝是不是看她太可怜了,恩赐她一个白马王子。灰姑娘的童话故事竟然在现实中真实的上演。为了今天的约会,她很做多功课。虽她并没谈过恋爱,但她毕竟是个女孩子,通过今天的观察和她的感觉,她确定魏平爱上了她。至于自己爱不爱魏平,似乎无关紧要。从今天起,不管结果,只管过程。不管成不成,我都要下功夫做足各方面的功课。动用我全部的聪明才智,拿出所有的看家本领与魏平恋爱相处。绝不辜负上帝对我的眷顾,不辜负卿姐对我的指教。昊哥长长的嘘了口气。
昊哥打开门,把自行车直接推进了她的房间,随手轻轻关上了房门。魏平给她买了那么多的零食,她一样也没拿出给大家分享。不是她小气。室友都是一个公司打工的同事,平时大家还是相处的不错的。大家在经济上都还是挺随便的。昊哥虽然并不宽裕,但也经常将买回的好吃的东西拿给大家共享。这一次不同,卿姐提醒了她的。她也知道上帝给一次机会已经是最大的恩赐了。她的一生绝不可能遇上几个魏平,只会有一个魏平,所有魏平对她来说弥足珍贵。老话说的有,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假如被身旁人发现魏平这个人,说不定就有人羡慕嫉妒恨插一手夺去魏平。职场女人之间虽不像电视剧中描写的勾心斗角你欺我诈那样恐怖可怕。但相互之间插一手抢走男女朋友却是现实生活中频率高发事件。何况职场女孩子大多数都是来自社会的底层贫寒家庭,所以都爱做幻想一日遇上一个白马王子,让她们飞上枝头变凤凰的美梦。所以才有那么多万变不离其宗的霸道总裁爱上灰姑娘故事的电视剧永受欢迎。昊哥一直在心里默念,平静,平静,再兴奋激动也不能忘乎所以,得意忘形。却转身突然扑到床上,一把扯过被子蒙住头狂笑,笑着笑着却又痛哭,哭着哭着竟然又笑起来。昊哥终于平静下来。卿姐说的,再好得机遇,还是要靠自己努力。昊哥在网上浏览了好多贫民草根女孩子成功的人生经历,知道了这是千真万确真理。昊哥坐了起来,排除杂念,安心学习,安心做事。她还有好多的知识需要学习掌握,她还有好多的事情要抓紧做。知识能力都要靠时间一点一滴去积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4

帖子

9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7
发表于 2019-9-14 13:51:03 | 显示全部楼层
吧主好,笔头无所有,聊赠一声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4

帖子

9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7
发表于 2019-9-14 14:43:19 | 显示全部楼层
昊哥从枕头下摸出手机,才三点多钟。今天星期六,是魏平来接她的日子。她再也睡不着了。他们已经相处两个多月了,每周骑行回来魏平都带着她好吃好喝,吃喝完了再带她到处逛,给她买各种礼物。昊哥脑海里的道德观,不是属于自己赢得的钱财,就不应该拿。所以昊哥总是拒绝魏平给她买的礼物。魏平丝毫不理会昊哥的拒绝,他自管自的给昊哥买东西。“贝贝,这个包好看。贝贝,这双鞋好。贝贝,这套衣服适合你。”有一会,魏平竟然一次就给昊哥买了五双鞋。仅仅两个多月,昊哥的手机换了,笔记本电脑换了。魏平在她身上用起钱来随心所欲毫不吝啬。昊哥渐渐也不再拒绝魏平给她买的东西了,不是她变得贪小财了,而是她发现魏平在她身上花钱竟然是魏平的一种享受。她越是高高兴兴接受,表示她需要,魏平就越有成就感。既然魏平一门心思要用金钱来表示他呵护她的能力,那她又何必扭捏作态不接受尼?自己落个实惠,魏平落个高兴,双赢。如今两人相处已亲密无间。每次见面,魏平上来给她一个热烈的拥抱。走在路上魏平会自然的牵起她的手,而且绝不会半途松开。过马路,魏平马上揽住她给她保护。可是说句实话,他们之间还是却没有实质性的进展,魏平还连吻都没吻过她。卿姐对昊哥与魏平的关系比昊哥自己还焦急,她直白的追问昊哥,进展到什么程度了。卿姐经常的追问使昊哥不免也生出了几分急躁,她跟卿姐说,“卿姐,没什么进展。哎,假如没动这个心思,自然也不会盼个什么结果了。动了心思,反倒焦急起来,担心没好结果,担心夜长梦多,真想想个什么法子,一步到位算了。”
卿姐对其实是由自己的急躁而引发的昊哥的急躁不觉,反而脱口而出,“这事,你千万不能主动出击!”话出口后,卿姐意识到好像那儿有些不怎么妥当,忙又缓和的说,“老话有,性急吃不得热米饭,好事都是多磨的。”
昊哥道丝毫没觉得卿姐的话有什么不妥,她只觉得卿姐事事为她周全考虑。她亲昵的依偎着卿姐,“姐,反正我什么经验也没有,我都听你的。”
卿姐从昊哥嘴里了解,魏平从没再昊哥面前提及他的父母,连涉及到他家庭的只言片语都没有。卿姐根据他们的交往即魏平个性的分析,魏平背后的父母及亲戚绝对阵势强大,虽然她们家在金钱上由着魏平任意挥霍,但魏平在他们家看样子是绝对没有什么话语权的。如果昊哥过于积极主动,当然单纯的魏平不会质疑,不会看轻她。但假如有一天没有心机的魏平在他父母及亲戚面前说露了嘴,他的父母和他的家族一定会由此认定昊哥是冲着他们家的钱而把自己送上门的。那会更加轻贱昊哥,自己搬砖砸自己脚的傻事,不能干的。卿姐想来想去,这事还只能顺其自然。卿姐只有宽慰昊哥,是你的就是你的,会来的终归会来的。卿姐又提醒,那怕就是真的到了那个时刻,你还得端端架子给他点阻力,越是不容易得到,他才越会珍惜。
昊哥睡不着干脆起床织手套。争取今天能完工送给魏平。这是卿姐的主意,卿姐说虽然与魏平送的礼物相比一文不值,但她只能送魏平这种仅代表心意但一文不值的东西。不送这种东西,又能送什么给魏平?她买得起魏平看得上得东西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